大中城市多数中低收入者付完房租仅够温饱,供求失衡会长期存在吗

  近日来,关于北京等一线城市房租暴涨的消息引发各界热议。

  从前“买不起房租房”,随着租价快速上涨,许多人发现“买不起也租不起”

  8月6日,我爱我家(5.510, -0.01,
-0.18%)集团研究院统计显示,7月北京市月租金为4902元/套,环比上涨2.9%。8月13日,贝壳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显示,7月北京租赁成交量环比增加19.2%,月租金为91.5元/平方米,环比上涨2.2%。

  房租多高是合理(民生视线)

  对于本轮房租上涨,市场多归结为如下几个原因:一是群租房、违建房清理带来的供给减少;二是七八月是毕业季,租房需求高涨,房主或中介机构拥有更大的议价权;三是资本介入租房市场,巨头为谋求市场份额斥资哄抬房租价格。

  大中城市房价高企,让中低收入者纷纷感叹“买不起房”,继而转变观念去租房。而现在,越来越多的租房者发现,租房贵、租房难的问题与高高在上的房价相比丝毫不“逊色”,逐渐演变成“买不起也租不起”。

  对此,北京市住建委快速反应:8月17日,联合多部门集中约谈了自如、相寓、蛋壳公
寓等主要住房租赁企业负责人,并发布公告称,企业不得哄抬租金、靠恶性竞争来抢占房源。

  随着今年毕业季来临,北上广等一线城市的租房需求量又将出现“井喷”状态。房租会不会越涨越高?与收入、房价相比,房租有没有一个相对合理的区间?稳定房租难不难?记者进行了探访。

  实际上,房租过快上涨并非新鲜事。据房天下租房网数据,到2018年3月,全国17个城市房租价格整体上升,年均上涨8%~15%,一线城市像北京涨幅25.9%,上海涨幅19.5%。而从记者及不少朋友在北京租房的亲身体会来看,过去4年内曾租住过的地段、品质类似的房源租住价格近乎翻倍。由此可见,近年来,房租快速上涨现象长期存在。归结于特殊事件或周期性因素虽然有其道理,但不能解释所有问题。真正理解当前租房市场现状,需要厘清如下几个问题:

  “住”成为奋斗首要目标

  租金到底贵不贵?

  一线城市房租收入比达40%

  长期以来,为了说明国内热点城市房价之高,“租售比”(每个月的月租与房屋总价的比值)过高被视为房价过高的证明。根据国际标准,一个区域房产运行状况良好的租售比一般界定为1∶200~1∶300。而北京的租售比虽未查到完整数据,但如果按照部分中介网站同小区内的同户型售房价格与租房价格计算,租售比可达1∶700。当然,如此租售比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租金过低,一种则是房价过高。而后者则是更为市场所接受的解释。

  一套100多平方米的房子被隔断为6居室,分为二人间至八人间不等,常住有20人左右。每张床铺价格为每月500—900元。这是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双井地区某小区一套典型的群租房。在这里住了半年的秦女士告诉记者,这样的出租房空间十分拥挤,卫生设施不够用,人员流动性大,安全没保障。住进来半年多,她也没和房东签过正规租赁合同,但即便如此,这屋子从来没空过,一直人满为患。

  而租售比之外,租收比也是考量租金价格合理性的关键指标。根据58同城的住房市场报告,2018年第一季度,北京以人均月租金价格2514元领跑全国,而2017年北京市人均可支配收入为57230元。如此,按照平均水平计算,房租要占去收入的50%以上。而国际通常认可的房租收入比通常在30%以内,超过这个数值,生活的压力就会增大。上述数据意味着:对于房主而言,租金的投
资回报或许比不上房屋自身的增值空间大,但对于租房者而言,租房负担不轻。

  “就是因为便宜。”秦女士说,就在同一个小区内,60平方米的一室一厅月租金在5000元左右,自己虽然每个月收入有五六千元,但也负担不起这么高昂的房租,只得暂时屈居群租房。

  房租贵是如何形成的?

  据北京市统计局日前公布数据显示,2013年4月份,北京市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同比上涨3.2%。其中,包括城区与郊区在内的住房租金上涨7.6%。“这两年房租长的确实比较快,尤其是北京上海这些城市,从2011年开始,房租与上一年相比,涨幅都在15%左右。这是一个很高的涨幅。”北京中原地产市场研究部总监张大伟说。

  如果从市场运行的角度而言,租金贵似乎是市场的自发行为,反映了供求关系中的卖方优势。而从实际情况看,一线、热点二线城市等外来人口流入较多的地区租金偏高,三、四线城市租金偏低也符合这一规律。

  面对日渐增长的租金,绝大多数租房者称“难以承受”。目前在大中城市,租房者多数是无房、买不起房以及在当地就业时间较短的中低收入者,比如刚毕业的大学生以及外来务工者。租房是他们的“刚性需求”,但他们中多数人的月收入付完房租后仅够“温饱”。

  当然,已有不少人提出,过去一年来,北京、上海已经出现人口净流出现象,“人口流入说”似乎不能解释供求关系。但是,不可忽略的是,伴随着需求的“微调”,却是供给的重塑。近一年来的违建房拆除、群租房改造工程是城市发展、生活安全的必然要求,但也客观上带来了房源的锐减——尽管部分务工人员选择离开,但仍有大量务工人员不得不选择更加昂贵的房源,低价房源竞争的加剧也会刺激其他价位水平的房源之争。

  毕业两年的小杨在北京通州区北苑路北与人合租了一套六七十平方米的两居室,每天要挤一个多小时的地铁到公司工作,而每月1000元的房租对于月收入四五千元的他来说,负担也不算小。“对于工作一段时间的人来说还好,刚毕业的大学生太难了。”他说,“大家都想在地铁旁边找房子,交通方便,但房租越来越贵。”

  不仅如此,在供给端减少之余,中高端市场的供给暂时却并未增加,需求却实际增长。一方面,尽管“空置房”存在,一户多房现象也不罕
见,但这一阶层的房主多对租金价格不敏感,也很难因租金上涨的“激励”而大举入市;另一方面,资本推手的进入对市场的影响也客观存在,其中几家竞争带来的价格推手并非空穴来风。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长租公
寓需要大量房源以形成规模化运营,布局当前政策鼓励的租房市场,这本身就是阶段性的需求增长。因此,在上述多重关系的作用下,实际供求关系朝着供不应求的方向演变。

  房租多少是合理?从需求方——租户的角度讲,他们最看重的是租金收入比。租金收入比,即房租在收入中所占比重,能够直观反映出承租的压力水平。调查显示,一线城市的房租收入比已高达40%,这意味着解决衣食住行中“住”的问题,已成为奋斗的主要目标。如果房租收入比继续提高到50%、60%,则会产生明显的挤出效应。

  供求失衡会长期存在吗?

  事实上,相对2010年和2011年,2012年北京房租的同比涨幅已相对趋缓。链家地产市场研究部张旭认为,尽管涨幅趋缓,对于很多低收入和普通白领阶层的租房人群来说,租金上涨带来的压力仍然很大。这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大户型涨幅较大,弱化了合租优势;二是郊区租赁需求增多后促租金上扬,涨幅大于市区,郊区租房也越来越贵;三是经过之前连续的快速攀升,基数越来越高。

  应当承认,长租 公 寓建设过程中出现了阶段性的GONGYU
争议:受限于运营成本、基础设施完善、市场拓展等方面原因,现阶段长租市场的供应尚未放量但对需求端的影响已经显现,短期内出现了“房租上涨焦虑”。但从中长期来看,这种阶段性的问题将会得到缓解。伴随着上述长租公
寓真正投入市场,加上各机构先期可能采取的一系列营销手段,房租高烧或能降温;伴随着保障性住房制度的完善、长租市场的成熟,短期的供求失衡或将得到纠偏。

  大中城市的居民平均收入虽然年年也在涨,但远达不到15%以上的速度,多数城市居民收入涨幅在10%以下。而新进入劳动力市场的青年,起薪近几年甚至在下降。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由于就业形势严峻,2013年高校毕业生起薪期望值较2010年下降一半。“可能‘北上广’就不是我们该呆的地方吧。”采访中,有人很悲观。

  当然,随着城市快速发展,不能保证每个城市、每一阶段都处于供求高度匹配的状态。因此,当前政策在保持中长期定力的同时,还当以“堵漏洞”的方式来尽可能减少短期波动和震荡。例如,规范中介机构或专业化运营的长租机构,约束潜在的“过度竞争”或“价格合谋”问题;同时,也可通过大力发展住房租赁金融类的金融产品,鼓励长租公
寓发展,形成多机构竞争之势,加大市场供应。

  房屋租售比仍低于国际水平

  持有人出租房屋动力不足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未来一线城市房租继续上涨的压力仍然比较大,关键原因在于租房市场的供求关系不平衡。

  在需求端,近两年进入大城市的大学毕业生和外来人口数量不断增加,同时房价持续高企和限购政策越来越严,使很多购房者转而租房,增加了需求。

  而在供应端,闲置房屋长期无法盘活成为租赁房源,进一步加剧了供求矛盾。

  曾有乐观人士认为,在房地产调控持续严厉、楼市成交量较低的情况下,会有不少人把原本打算出售的房子转为出租,可以增加租赁房源。但事实上,效果并不明显,很多房主宁愿暂时空置房产,也不愿意用于出租。究其原因,有人认为房屋出租后损耗风险高,影响日后出售收益,更多人则在理性的评估房价租金比以后,放弃了出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