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丰晋信活雷锋式老鼠仓的背后,最二老鼠仓

  内部“防火墙”失控,基金经理权限较大,基金从业人员炒股规定形同虚设

   汇丰晋信钟小婧被查处,再次颠覆公众对基金老鼠仓的认知。当事人一边查阅11只股票基金的流水,一边手机炒股玩转个人账户,足称明火执仗。

  新京报记者 苏曼丽

  饶玉哲

  上周,基金“老鼠仓”案接二连三被挖出,再次震动整个基金圈。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汇丰晋信80后的女基金经理钟小婧的“老鼠仓”案。之所以受到关注,是因为她亏了8万多元。

  21世纪网 人人喊打的“老鼠仓”再次出没。

  5月5日,钟小婧被上海证监局取消基金从业资格,并罚20万元。钟小婧版“老鼠仓”操作手法初级甚至有些低级,大部分交易使用自己账户、用自己手机下单、购买时间同步甚至是晚于本家基金,网友称这是史上最悲情的“老鼠仓”。

  这一次“沦陷”的同样是一家“H打头的公司”,具体涉事的公司则换成了汇丰晋信。该公司前基金经理钟小婧,因“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被上海证监局取消基金从业资格,并罚20万元。

  在钟小婧老鼠仓案背后有一系列的疑问。作为一个固定收益类的基金经理,为何能看见公司股票基金的仓位?基金从业人员炒股需报备,汇丰晋信的监管哪里去了?基金经理上班期间不能使用手机,她怎么用自己的手机下单?

  值得一提的是,与其他股票型基金基金经理频现老鼠仓不同的是,钟小婧是一名债券型基金经理,其因为得到公司授权,获得了汇丰晋信管理的11只股票型基金、混合基金投资品种信息的查询权,进而查询相关基金的委托,以及成交流水,并在此基础上进行的老鼠仓行为。

  昨日,汇丰晋信在对新京报记者的回应中称:“对于钟小婧个人行为,我公司不便亦不予评论。公司按照证监会[微博]要求,制定各项风控流程及规章制度,并严格执行。”

  “债券型基金经理为何能获得授权,查其他基金的投资品种信息呢?该公司的风控流程真叫投资者担心。”一位基金行业人士表示。

  还未成为基金经理就“老鼠仓”

  对此,汇丰晋信公司向21世纪网表示,“有关我司前员工钟小婧受到上海证监局处罚相关事宜,其个人行[微博]为,我司不便亦不予评论。公司按照证监会[微博]要求,制定各项风控流程及规章制度,并严格执行。”

  2008年,28岁的钟小婧进入汇丰晋信基金[微博]管理有限公司任高级固定收益研究员。两年之后,2010年10月20日,钟小婧开始担任汇丰晋信平稳增利A的基金经理。此后,又在2011年6月和2011年11月担任了汇丰晋信平稳增利C、汇丰晋信货币A、汇丰晋信货币B的基金经理。

  风控制度遭疑

  不过,上海证监局公布的信息显示,2009年7月20日,钟小婧就开始“老鼠仓”操作,也就是说,钟小婧在担任研究员期间、还没有成为基金经理之前就开始“老鼠仓”。

  也许是因为操作老鼠仓的手段颇为“业余”,钟小婧“偷鸡不成蚀一把米”。其虽然买入成交金额达三百多万元,但累计的结果却为亏损8.45万元。

  这引起了外界的广泛质疑。基金公司研究员就可以清楚地知道公司基金的委托、成交信息?

  即便以亏损告终,上海证监局对老鼠仓的处罚依然毫不手软,仍处以钟小婧20万元的罚款,并取消其基金从业资格。

  一位基金经理告诉记者,基金公司的研究员研究行业动向,并对已购买的标的进行跟踪,可以向基金经理推荐股票和债券,但最终是由基金经理做投资决策。研究员有可能会知道基金重点关注的股票或者是债券,但详细的委托成交信息应该是看不到的。

  因为“钟小婧利用其职务和信息优势,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的行为,违背基金从业人员对基金及基金份额持有人应负的忠实、勤勉、受托义务,构成了利益冲突行为,损害了有关基金及基金管理人的声誉,损害了投资者对有关基金及基金管理人的信赖和信心,损害了基金财产和基金持有人利益”,上海证监局认为。

  即使是成为债券基金的基金经理,对于股票基金的持仓情况应该也是有防火墙隔离的。从某种程度上讲,公司防火墙的漏洞让她有了可乘之机。

  相关案件信息显示,钟小婧在担任汇丰晋信平稳增利基金基金经理及备岗期间,根据公司授权获得汇丰晋信管理的11支股票型基金、混合基金投资品种信息的查询权,登陆汇丰晋信投资管理交易系统查询相关基金的委托、成交流水。

  基金经理的权限究竟有多大?一位基金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大多数基金公司“以人为本”的观念还是很强的,尤其是被视为公司宝贵人力资本的基金经理们,在投资决策上赋予了相当大的自由权。尽管基金公司们都设立了股票池,并建立了投资委员会把关,但在实际执行中,多数基金经理对执掌基金的个股配置选择、买卖时点及数量上其实等同“一言堂”。这种大尺度的自由权,虽然有利于发挥基金经理的投资能力,但同时也为基金经理牟取私利开了“后门”。

  进而,钟小婧使用自己证券账户以及其具有部分控制权的张某证券账户,进行了相关老鼠仓操作。

  钟小婧为何在担任基金经理之前就有权获悉股票基金中所操作的股票呢?对于这些问题汇丰晋信未给出答复。

  “债券型基金经理为何能获得授权,查其他基金的投资品种信息呢?该公司的风控流程真叫投资者担心。”一位基金行业人士对此提出了自己的质疑。

  基金经理买股票公司毫不知情?

  此外,使用手机进行交易的钟小婧还打破了基金业内风控的另一准则,即“开盘交易时间段中,基金经理的手机都是上交的”。

  事实上,对于基金从业人员炒股监管层此前有着明确的禁令。

  “基金经理不只有一部手机,在同时拥有多部手机之时,可能上报给公司的只有一部。”上海一家大型基金公司内部人士向21世纪网表示。

  证监会明确规定基金公司员工不得买卖股票,直系亲属买卖股票的,应当及时向公司报备其账户和买卖情况等。

  汇丰晋信钟小婧老鼠仓被罚

  2013年6月,修订后的《证券投资基金法》正式实施,允许基金从业人员进行证券投资,但应当建立申报、登记、审查、处置等管理制度,避免与其管理基金的持有人发生利益冲突。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要求基金从业人员持有证券的最短期限原则上不得低于3个月。

  根据上海监管局行政处罚决定书,2009年7月20日到2012年1月3日期间,汇丰晋信前基金经理钟小婧,使用自己证券账户以及其具有部分控制权的张某证券账户,同步于或者略晚于汇丰晋信各基金买入同一公司股票,共交易股票12只,累计买入成交金额324.85万元,亏损8.45万元。

  然而,这些规定在“老鼠仓”面前都形同虚设。

  其中,钟小婧证券账户同步于或略晚于汇丰晋信各基金交易股票计11只,分别为“国阳新能”、“一汽富维”、“超声电子”、“烟台冰轮”、“美高梅手机登录网站 ,潞安环能”、“柳工”、“铜陵有色”、“锡业股份”、“塔牌集团”、“银江股份”、“安纳达”,累计买入成交金额310.48万元,亏损6.38万元。张某证券账户同步于或略晚于汇丰晋信各基金交易股票1只,即“铜陵有色”,成交金额14.37万元,亏损2.73万元。

  在2009年7月到2012年1月期间,钟小婧使用自己证券账户以及其具有部分控制权的张某证券账户买入12只股票,累计买入成交金额超过324万元。“老鼠仓”操作期间还在证监会禁止炒股期。

  另查明,张某证券账户资金主要来源于钟小婧及张某,部分资金划转由钟小婧办理,投资决策由钟小婧和张某作出,该账户涉案股票交易通过钟小婧手机下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