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支付网购致用户信息泄露或入罪,APP公司被端

“近期公安机关侦办的一起网络‘套路贷’案件,打掉了一个专门为犯罪团伙提供软件开发和系统运营的公司,被打掉时该公司还在运营200余款‘套路贷’APP。”公安部网络安全保卫局巡视员、副局长张宏业在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发布会上指出,网络犯罪牟利性日益突出,推生了协同共生的黑色产业链条,大大减低了犯罪成本和技术门槛,极大地助长了网络犯罪。

近年来,网络犯罪呈上升趋势,各种传统犯罪日益向互联网迁移。2015年11月1日起施行的《刑法修正案》规定了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罪,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和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据介绍,《刑法修正案》新增的相关网络犯罪的定罪量刑标准较为原则,不易把握;一些法律适用问题也存在认识分歧影响了案件办理。因此,两高联合发布司法解释,对网络犯罪的行为方式、入罪标准等做了规范。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主任姜启波表示,2011年5月1日至2019年9月,全国法院共审理相关网络犯罪案件260件,判决473人。其中,非法利用信息网络刑事案件159件、223人,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刑事案件98件、247人。

近日,最高法、最高检联合印发《关于办理非法利用信息网络、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明确假冒国家机关、金融机构设立网站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行为构成犯罪;网络支付等致用户信息泄露造成严重后果的将担刑责。

为保障法律正确统一适用,依法严厉惩治有效防范网络犯罪,10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发布会公布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非法利用信息网络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最高法研究室主任姜启波指出,网络犯罪具有明显的牟利性,行为人实施该类犯罪主要是为了牟取非法利益。因此,有必要加大财产刑的适用力度,让行为人在经济上得不偿失,进而剥夺其再次实施此类犯罪的经济能力。

《解释》共十九条,主要包括以下十个方面的内容:

鉴于网络犯罪相当程度存在再犯、不少罪犯“重操旧业”的情况,《解释》明确,对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非法利用信息网络、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的罪犯可以宣告职业禁止和禁止令。

明确了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罪的主体范围。

《解释》规定,对于实施本解释规定的犯罪被判处刑罚的,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和预防再犯罪的需要,依法宣告职业禁止;被判处管制、宣告缓刑的,可以根据犯罪情况,依法宣告禁止令。

明确了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罪的前提要件。

此外,《解释》还加大了财产刑的适用力度。姜启波表示,网络犯罪具有明显的牟利性,行为人实施该类犯罪主要是为了牟取非法利益。因此,有必要加大财产刑的适用力度,让行为人在经济上得不偿失,进而剥夺其再次实施此类犯罪的经济能力。

明确了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罪的入罪标准。

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罪

明确了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的客观行为方式。

致用户信息泄露造成严重后果将入罪

明确了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的入罪标准。

根据刑法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拒不履行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经监管部门责令采取改正措施而拒不改正,情节严重的,构成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罪。

明确了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的主观明知推定规则。

两高解释明确了“网络服务提供者”的范围:包括信息发布、搜索引擎、网络支付、网络预约、网络购物、网络游戏、网络直播、广告推广、应用商店等信息网络应用服务,以及利用信息网络提供电子政务、通信、能源、交通、水利、金融、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

明确了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的入罪标准。

刑法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且拒不改正,致使违法信息大量传播,或致使用户信息泄露造成严重后果等7种情形,构成犯罪。根据不同情形,《解释》对入罪标准作了明确。

明确了单位实施相关网络犯罪的定罪量刑标准。

《解释》规定7种情形属于“致使违法信息大量传播”,包括致使传播违法视频文件二百个以上的,致使向二千个以上用户账号传播违法信息的,致使违法信息实际被点击数达到五万以上的等。

明确了相关网络犯罪的职业禁止和禁止令适用规则。

致使用户信息泄露造成严重后果的,《解释》明确了8种情形,包括致使泄露行踪轨迹信息、通信内容、征信信息、财产信息500条以上的;致使泄露住宿信息、通信记录、健康生理信息、交易信息等其他可能影响人身、财产安全的用户信息5000条以上的;造成他人死亡、重伤、精神失常或者被绑架等严重后果等。

明确了相关网络犯罪的罚金刑适用规则。

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

“网络服务提供者”包括哪些人

违法所得一万元以上属于“情节严重”

《解释》进一步明确了“网络服务提供者”的范围,即包括提供下列服务的单位和个人:

刑法规定,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以“情节严重”作为入罪要件。根据司法实践中的具体情况,解释从如下几个方面明确了“情节严重”的认定标准。

网络接入、域名注册解析等信息网络接入、计算、存储、传输服务;

一是设立网站、通讯群组、发布信息的数量。《解释》规定,假冒国家机关、金融机构名义,设立用于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网站的,设立用于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网站,数量达到三个以上或者注册账号数累计达到二千以上的,设立用于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通讯群组,数量达到五个以上或者群组成员账号数累计达到一千以上的,或者发布有关违法犯罪的信息或者为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发布信息,达到相应标准的,属于“情节严重”。

信息发布、搜索引擎、即时通讯、网络支付、网络预约、网络购物、网络游戏、网络直播、网站建设、安全防护、广告推广、应用商店等信息网络应用服务;

其次是违法所得数额。《解释》规定,违法所得一万元以上的,属于“情节严重”。

利用信息网络提供的电子政务、通信、能源、交通、水利、金融、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

前科情况也在《解释》中得到体现:二年内曾因非法利用信息网络、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危害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受过行政处罚,又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的,属于“情节严重”。

七种情形属帮助网络犯罪

姜启波解释,《刑法修正案》设立了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目的就是要惩治设立网站、通过通讯群组发布信息等带有预备性质的行为。设立诈骗网站或发布买卖枪支、违禁物品的违法信息,此类行为就可能构成犯罪。《解释》针对非法利用信息网络设置了较低的入罪门槛。

《解释》还明确了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的入罪标准。根据刑法规定,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以“情节严重”作为入罪要件。根据司法实践中的具体情况,《解释》明确了“情节严重”的认定标准,即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二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

一是为三个以上对象提供帮助的;

美高梅手机登录网站 ,设较低门槛明确7种情形为入罪条件

二是支付结算金额二十万元以上的;

当前互联网犯罪分工相当细化,逐步形成了环环相扣的利益链条,这也是网络犯罪迅速蔓延的重要原因。此次《解释》针对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这些行为,也设置了比较低的入罪门槛。

三是以投放广告等方式提供资金五万元以上的;

刑法规定,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要求行为人主观方面“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解释》明确7种情形可认定行为人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