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成电路存储器,消费者成待宰羔羊

数据显示,去年内存价格每季度涨幅都超过20%,被动元器件中的电容更是收获了4~5倍的涨幅。

可以说,半导体业务将为三星今年的业绩立下“汗马功劳”,正因如此,三星也在积极巩固其在NAND
Flash市场的竞争优势。三星电子于6月15日宣布已经开始大量生产64层256Gb V-
NAND,被称为第四代VNAND。三星目前V-NAND占整体NAND
Flash产能的70%以上,随着64层V-NAND进入量产,V-NAND产能比重将更高,并不断扩大在服务器、PC和移动设备等领域的应用。

据了解,目前,全球内存市场被海外几家国际巨头垄断,上述三家公司的内存市场占有率合计超过90%。“前两年,存储器市场认为闪存的增速要快于内存,因此这些企业在做产品规划的时候收缩内存产能,转向侧重于闪存也是合理的,但是没想到下游需求依然很强劲。”朱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从行业看,今年三星、东芝、美光、海力士等主要的内存大厂都没有增产计划,而是进行制程转换,目的是将主要产能从2D
NAND制程转向生产3D NAND。2017年,三星新工厂Fab 17和Fab
18都将投入V-NAND生产,3D技术也将向64层提升。

“内存市场的缺口确实存在,一旦上游供给跟不上就会形成涨价。”朱晶认为,在缺货的情况下,所有内存厂商一定会一起涨价,跟随企业与领跑企业之间差距不大。

涨价探因

2017年,调研机构预计当年全球手机出货量增速将达到2%,接近20亿部。同时,手机内存容量进一步升级,内存需求进一步扩张。另外,在数据中心、AI芯片等高性能计算领域,对内存的需求也大幅增加。

针对外界认为部分日韩供应商“默契”涨价的观点,记者联系了三星方面,不过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应。

在谈到今年的内存行情时,朱晶预测,2018上半年,内存供应依然偏紧,价格将延续上涨的趋势,至少要等到下半年供需平衡,价格才可能往下走,“今年内存是否会缺货取决于两方面因素:一是供应商扩产,如三星刚刚决定扩张内存产线,但是真正投产可能要到2019年;二是产品良率,良率不高也是去年缺货的重要因素之一。”

产业链影响

北京半导体行业协会技术研究部部长朱晶认为,去年内存涨价的根本原因是供需失衡。三星、海力士及美光三家厂商此前有一部分内存生产线已转做闪存,导致产能减少,加之内存工艺节点向前推进缓慢、产品良率不高等原因,使得供给不足。

事实上,从今年上半年开始,一方面除了苹果之外,中国的智能手机企业已经开始了一波涨价潮,虽然涨价幅度仅在50元~100元,但由于智能手机的出货量巨大,对于生产企业来说还是能产生很大一块的业绩补偿。

1月17日讯
近日,国际半导体产业协会最新预测显示,2017年全球半导体产值将首度突破4000亿美元大关;2018年仍会是乐观成长的一年,预估半导体产值将成长4%~8%,且2019年产值将有望挑战5000亿美元关口。

上述三星固态硬盘旗舰店的门店负责人表示,三星Fab
18工厂已经在6月份投入生产64层V-NAND,三星还计划基于64层V-NAND在第三季度推出UFS3.0新品,以及推出M.2和2.5英寸规格形态的SSD产品。与48层256Gb
V-NAND相比,新的64层256Gb
V-NAND将提高30%以上的生产效率。此外,64层V-NAND是2.5V输入电压,与使用48层VNAND的3.3V相比,能量效率提高了约30%。

有行业人士指出,内存代理商基于渠道优势,通过原厂排单拿货,其价格会随着原厂和市场行情波动而不同;在缺货行情中,小批放量,阶梯上涨。

在需求端,对于存储产品的需求越来越大,包括中国企业大量切入的智能手机市场、无人机市场,以及服务器市场。

纵观国内市场,兆易创新等企业的财报业绩也十分亮眼。根据兆易创新此前发布的2016年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为14.8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5.25%;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1.7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1.82%。而今年一季度,兆易创新的营收和利润增幅均超出市场预期。根据一季度报告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52亿元,同比增长46.61%;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6948.9万元,同比增长94.20%。

三是新的应用需求出现,包括物联网、云计算、智能家庭和智能建筑,以及自驾车、无人机和机器人等新应用的流行,NOR
Flash作为储存驱动程序码的储存装置被大量应用。但在扩产有限,需求不减反增的情况下,价格势必持续上扬。

固态硬盘等存储元器件的涨价就像一把“双刃剑”。

行业咨询机构DRAM
eXchange的数据显示,NAND闪存在2017年一季度供货依然紧张,NAND闪存芯片的平均价格在一季度上涨了20%~25%

中国闪存市场China Flash
Market预计三星V-NAND生产比重在2017年一季度可达到45%,二季度将达到50%以上,在3D
NAND爆发元年将有很大的市场竞争优势。

在华强北赛格电子市场,一家“三星固态硬盘旗舰店”负责人表示,三星的固态硬盘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到现在,涨幅都超过了50%以上,“原来225元的SSD现在400元,而原来380元的SSD现在570元。”

4月27日,三星公布了2017第一季度的财报,公司取得50.55万亿韩元收入,同比增长1.5%;营业利润9.90万亿韩元,同比增长48.2%;而净利润为7.68万亿韩元,同比大涨46.3%。

那么,闪存产业被涨价、缺货等问题的根源是什么?在2017年内存市场又将会迎来怎样的变化?近日,记者带着这些问题走访了深圳华强北十多家销售固态硬盘、内存条等内存产品的商家及业内人士,以期解开此轮涨价潮背后的原因。

从2016年第二季度开始,以SSD固态硬盘为代表,包括固态硬盘、内存条、优盘甚至闪存卡在内的整个内存行业,开始缓慢涨价。进入2017年后,涨价的势头并没有停止,整个存储行业反而掀起了新一轮的大幅涨价潮。

从供应端看,目前全球范围内从事NAND闪存颗粒的厂商有很多,但能够有市场定价能力的只有六家,他们分别是三星、东芝、英特尔、海力士、美光和闪迪,这些企业很多在中国有生产企业,几乎垄断了全球大部分闪存市场。

存储元器件涨价供需失衡还是日韩供应商“默契”联手?

近日,记者通过线下走访十多家销售商家以及采访业内人士了解到,固态硬盘等存储产品大幅涨价的原因是供需失衡。但也有部分业内人士认为,此轮涨价背后并非完全由市场供需决定,也不排除部分NAND
Flash供应商有意为之的可能。

对于涨价的原因,上述负责人称,主要是因为供不应求。无论是固态硬盘还是其他存储元器件,存储单元几乎占据了整个SSD制造成本的70%以上,不夸张地说,选SSD实际就是在选择闪存颗粒。现在各大SSD厂商都在争夺稀缺的闪存颗粒,必然会在竞争中抬高NAND的出厂价,最终上涨的成本就由消费者来承担。

2015年~2016年上半年,120G/240G的SSD价格一度降至299元/399元,而512G的SSD也有不少低至599元。不过,好景不长,自2016年下半年开始,SSD的价格出现全面上调,涨幅超过市场预期。

今年以来,联想、戴尔等品牌的高管在不同场合均表示,元器件的短缺和涨价将逼迫企业涨价,但在这样一个红海市场中,任何企业轻易涨价的结果都可能是失去市场,以至于大部分电脑企业还是选择了自己消化涨价成本。

当然,存储元器件涨价意味着Flash原厂三星、海力士、美光以及国内的兆易创新等内存生产厂商营收和利润进一步增加,相关半导体概念股也受到市场极大关注。

而台资企业华邦电2017年1月至5月的合并营收为178.61亿新台币,较去年同期增加4.68%,其中,5月的营收为37.98亿新台币,较去年同期增长9.96%。公司董事长焦佑钧表示,目前NOR
Flash供应缺口大,缺口可能到明年年中,华邦电将以NOR
Flash产能为主,希望一年内能把缺口补起来,满足市场需求。

在固态硬盘技术处于2D
NAND时代,服务器级市场几乎很少使用固态硬盘作为存储介质,但随着3D NAND
Flash从无到有、从32层向64层堆叠,越来越多的服务器级市场开始进行产品的更新换代。而此前,Intel官方还在公开场合宣布,随着3D
Xpoint的成熟,Intel将在2017年优先生产高速增长的数据中心应用的固态硬盘,而不是低成本的消费级固态硬盘。

事实上,三星今年首季度利润大增得益于三星半导体业务的贡献,其半导体部门营业利润为6.31万亿韩元,同比大增139.9%;设备解决方案部门营业利润为7.59万亿韩元,同比暴涨225.8%,但IT和移动通信部门的营业利润仅为1.07万亿韩元,锐减46.8%。

集邦咨询半导体研究中心研究协理吴雅婷曾表示,DRAM寡头供应格局短期内不会变化,而且大厂皆无新增产能,DRAM价格仍维持高位,3D
NAND
Flash新增产能要到2018年下半年释放。只有等到技术转换导致的产量缺口被弥补后,其价格趋势才可能变化。

闪存产品价格一路看涨

日韩供应商‘默契’涨价?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