浔兴股份拟置出拉链业务,借壳上市

浔兴股份表示,公司本次出售拉链业务可以迅速募集资金,有助于优化公司资产及业务结构,提高资产运营效率,为价之链的业务发展及上市公司的业务转型升级提供亟须的资金支持。本次交易前,浔兴股份拥有拉链业务与跨境电商业务并行的双主业。本次交易后,浔兴股份将置出拉链业务,进一步聚焦跨境电商业务,实现业务的转型升级。

为剥离浔兴股份做足准备,2018年1月23日上市公司与浔兴集团签署《资产出售框架协议》;1月29日汇泽丰提议将上市公司直接拥有的与拉链业务相关的、或基于拉链业务的运营而产生的资产等资产及负债按照账面净值对公司拟设立的全资子公司——福建浔兴拉链科技有限公司进行划转增资;2018年5月,董事会审议通过了上述出售。

“现阶段,公司的跨境电商业务是跨境出口零售电子商务,属于资金密集型行业,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用于网站平台基础设施建设和运营。为了获取竞争优势、抢占市场份额,价之链在搭建平台设施、丰富商品品类、优化信息系统、整合仓储配送资源、完善海外仓库布局、引入优秀人才等方面都需要投入大量资金,但由于价之链作为轻资产企业,并无高价值的房产和土地使用权等,未能从银行获得足够贷款,而公司的拉链业务为劳动密集型传统制造业,资金耗用量较大,无法为价之链提供充足的流动资金支持。”浔兴股份在公告中表示,资金不足已成为限制公司跨境电商产业进一步发展的重要因素。

停牌数月的浔兴股份近来表示,将要把与拉链有关的所有资产和负债,全部打包卖给“老东家”浔兴集团,价格预估12亿元,从此将专注跨境电商业务。由于拉链业务收入占了2017年浔兴股份的76.59%,此举也受到了市场的广泛关注,甚至市场的目光还投向了近年来浔兴股份的一系列资本运作。

4月27日讯
4月22日,福建浔兴拉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关于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的回复公告。

近两年,浔兴股份资本运作频频,2016年换了新的实际控制人,2017年真金白银收购新三板公司股权,2018年又打算剥离掉自己多年来的拉链主营业务,这一系列动作不禁让人产生一揽子交易的联想,因为从效果来看,浔兴股份更像是上演了一场腾笼换鸟的好戏。链条上的各方之间,是否存在《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中的一致行动关系,是否存在《股票上市规则》规定的关联关系,是否又会有代持的关系,这些答案,还有待明确。

根据公告,本次交易拟出售资产主要为:福建晋江浔兴拉链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天津浔兴拉链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东莞市浔兴拉链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成都浔兴拉链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浔兴国际发展有限公司100%股权和上海浔兴拉链制造有限公司75%股权。

公开信息显示,汇泽丰注册资本10亿元,成立于2016年9月8日,显然是奔着浔兴集团股份而来。王立军的资料则很少,公开信息显示其为1972出生,曾任职于中国建设银行唐山分行,现任汇泽丰执行董事。另一方面,汇泽丰还以有限合伙人的身份出资10亿元,持有嘉兴祺佑投资合伙企业39.98%的份额。嘉兴祺佑投资合伙企业于2016年10月成立,主要业务为实业投资、投资管理。至于王立军,除了控制汇泽丰外,还控制天津东土博金有限公司,该公司注册资本2亿元,经营范围为“铁矿石、煤炭、有色金属矿等大宗商品贸易”。另王立军还持有Golden
East
Pte.Ltd50%股份,该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美元,经营范围“铁矿石、煤炭等对外贸易”。王立军同时也是天津东土博金有限公司执行董事以及Golden
East Pte。 Ltd。董事。

关于本次交易的背景及目的,浔兴股份称,收购价之链控股权后,上市公司拥有拉链业务与跨境电商业务并行的双主业。通过本次交易,上市公司置出拉链业务,契合上市公司优化业务结构、着力发展跨境电商产业的战略方向,跨境电商业务作为上市公司主营业务的定位将进一步清晰。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25亿元对应8950万股,每股单价高达27.93元,而当时浔兴股份的股价停留在12.68元。所以,高溢价的股权转让如同给市场打了鸡血一般,就在2016年11月14日复牌之后,浔兴股份录得连续6个涨停板,股价从12元上方一口气冲到了22元的高度。

公告显示,鉴于传统拉链业务的发展空间有限,浔兴股份一直寻求传统产业的升级和转型机会,并于2017年完成了深圳价之链跨境电商有限公司65%股权的收购。为更专注于高增长的跨境电商行业,集中优质资源,强化公司核心竞争力,浔兴股份拟出售与拉链业务相关的,或基于拉链业务运营而产生的所有资产、负债。

按照浔兴股份的说法,公司是国内拉链行业龙头企业,交易完成后,公司可与价之链实现优势互补,具有业务协同效果,可在原有B2B业务基础上新增B2C业务,除此以外还有品类协同、品牌协同、资金协同、管理协同等一大堆好处,也即通过该交易,浔兴股份由拉链业务变更为拉链业务与跨境电商业务并行的双主业。不过这一设定,在2018年,又被浔兴股份自己给打破。

自2017年11月13日开市起停牌的浔兴股份,在2018年5月11日甩出了“重大资产出售暨关联交易预案”。当中显示,浔兴股份拟向浔兴集团出售拉链业务及其相关资产和负债,标的资产包括晋江浔兴、浔兴国际、天津浔兴、成都浔兴、东莞浔兴100%股权以及上海浔兴75%股权、晋江农商行0.92%股权,交易对方以现金支付对价。交易评估基准日为2017年12月31日,经过初步评估,预估值为12亿元。而在该交易完成后,公司将彻底剥离拉链业务,重点发展跨境电商业务。

如果这都是一揽子交易的话,那么起始点就在2016年的11月。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拉链系浔兴股份支柱业务,2017年年报显示,浔兴股份拉链业务实现14.24亿元营业收入,占总数的76.59%,跨境电商业务实现了4.35亿元,占比23.41%。不过浔兴股份对此似乎觉得并不可惜,只表示拉链业务发展空间有限,以后只想专注跨境电商业务。在2017年年报中,浔兴股份还曾以着重篇幅对自己的拉链业务的核心竞争力进行过梳理展示,甚至之前在面对收购价之链资产负债率升高时,浔兴股份还有过“虽然上市公司资产负债率有较大幅度提高,但依靠其拉链业务充裕的现金流,可逐步将资产负债率下降至合理低水平”的描述,只不知此剥离之后,对浔兴股份的偿债能力等方面真实影响几何。

需要指出的是,汇泽丰的25亿元,来自于嘉兴祺佑投资合伙企业。2016年11月14日,汇泽丰与嘉兴祺佑投资合伙企业、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唐山开平支行签订《一般委托贷款合同》,汇泽丰以期限4年、年利率4.5%借来的收购款。后续的公告显示,汇泽丰手中的这8950万股,也全部质押给了嘉兴祺佑投资合伙企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