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港澳湾区人口或现虹吸效应,二线城市抢人光打嘴炮没用

粤港澳湾区人口或现虹吸效应,二线城市抢人光打嘴炮没用

  作为我国的超级城市或省会,你城市做那么大,是不是应该多拉全国、省内小兄弟一把,是不是应该除了喜欢大学生,也应该对中低收入人群、进城农民工包容一些。

今年4月8日,国家发改委发布《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要求,要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在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的基础上,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

  在杠杆游戏看来,本来户口限制人这个事就是不合理的,所有城市都不应该把户口搞得那么重要。一个人能在哪儿就业,就应该获得相应的公共服务和保障。

深圳市深化住房制度改革三个政府规章公开征求意见,涉及《深圳市公共租赁住房建设和管理办法》《深圳市安居型商品房建设和管理办法》和《深圳市人才住房建设和管理办法》。

  所以,深圳就算把落户标准放得再低,落户形式再简化、便捷,实际也不会出现某些城市招架不住的情况。

未来,随着大湾区的建设,人口还会加快流入。上海易居研究院分析,按照近五年来粤港澳大湾区11城人口的年均增速测算,至2020年,粤港澳大湾区的人口将超过7300万,增量超过380万,年均增速达到1.79%。如果进一步考虑大湾区规划带来的基础设施完善、经济发展融合、生态环境宜居等因素,预计人口到2030年将达到1亿人。

  不过,因为对人才的争夺,毕竟提升了城市营商环境,这是好事。只是特大、超大城市们越来越喜欢大学生,那些各自省内的中小城市是不是越来越悲哀?每个动辄近千万、过千万人口城市的背后,都存在大省省内发展的不均衡问题。

根据第一财经记者统计,从2015年到2018年,深圳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60万、53万、55.08万、49.83万人。同期广州人口增量分别为42.06万、54.24万、45.49万、40.6万。广深两强均保持快速增长的态势。

  很多人还会说单看常住人口增量有缺陷,杠杆游戏当然明白。

广东省体改研究会副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分析,目前国家正在大力推动1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广深放开落户条件,可以重点解决已经在本地居住就业的人转化为本地户口,获得本地市民待遇,这也是落实国家落户政策的体现。另一方面,通过放开落户政策,加快外来人口的市民化,让这些外来人口留在当地,会增加对教育、职业等方面的消费需求,对当地的经济发展具有较大的拉动空间。

  一个城市必须兼容并包,从城市分工和功能组成来说,很多岗位必须要所谓的农民工,这样他们可以赚更多钱,城市运营成本也会更低。

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暨南大学教授胡刚对第一财经分析,广东气候温和、空气环境好,自然条件宜居。同时,近年来广东尤其是珠三角经济转型升级成效不断显现,也吸引了更多的人才、人口流入。

  这让其他城市还有什么好说呢?

不仅仅是二三线城市,广深这两座一线城市也在加大吸引人才的力度。

  当然,你会说,经济不行会成为鬼城,但是中国的潜力超级城市会成为鬼城吗?不会。

作为城区人口超过千万的超大城市和一线城市,去年深圳和广州两座城市的都超过了40万,在各大城市中领跑,其中深圳去年人口增量达到了49.83万人,广州也达到了40.6万人。

  或许,这是思维方式的差距,同时也是城市发展阶段、层次之别。当然,深圳不需要为自己便捷落户引来太多人才而担忧。

其中,公租房方面:深圳户籍中等偏下及低收入居民:租金是同区域同类型市场租金的30%左右;安居型商品房:达到在深圳交10年社保等条件,房价是同区域同类型市场商品房售价的50%左右;人才住房:深圳户籍或持有效居住证的各类人才,符合相关条件,房价是同区域同类型市场商品房售价的50%左右。

  其实看上图1很说明问题,此前长沙、重庆恰恰是库存最高的城市之一。就是土地供给多了,在不景气时就造成了更多库存。同时,他们也成了深圳、广州、杭州之外,常住人口增长最多的城市。

与此同时,广州市人社局也于日前宣布正式实施《广州市引进人才入户管理办法实施细则》。新的细则取消了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的留学人员入户社保参保年限限制,只需在广州缴纳社保即可,无须连续缴纳社保满6个月以上。并且“实现普通高校应届毕业生入户的‘一步到位’”。

  所谓城市体量,看看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以及他们背后的京津冀都市区、上海为中心的长三角都市区、珠三角都市区就懂了。

广州市人社局副局长陈敏表示,《实施细则》的制定,有利于进一步优化广州市户籍年龄结构,提升人口质量,大力引进和集聚优秀人才,实现从人口红利向人才红利的转变,为城市可持续发展注入动力。

  人都会用脚投票,在我国这种超级人口国家,哪个城市把经济体量和中心城区、大都市区的人口体量做到了最大,毫无疑问就是超级城市。

广东省统计局本月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珠三角核心区 6300.99
万人,占全省的55.53%。2018 年珠三角核心区人口数量比上年增加 150.45
万人,增长 2.45%,比同期全省常住人口增幅高 0.87 个百分点。

更多

  杠杆游戏此前计算了,2018年10大超级城市的住宅供地情况。如下图2:

  深圳真的是可以骄傲的,但他也有他非常实在的困境,房价太高,看重深圳优质就业岗位、极好创业条件的年轻人怎么买得起?最起码住哪?

  然后看看北京、上海的宅地供地计划,一些城市是不是有些汗颜。杠杆游戏一直说,我们的楼市其实就是政策市。

  一些朋友可能会说,每个城市有新出生和死亡,这怎么算常住增量?其实很简单,可以去看看数据,这个东西影响不大,我国出生率真的很低了,反倒老龄化社会死亡越来越多。

  其他城市户口是赤裸裸的房票,是上车或套利的工具。深圳的户口却没这么夸张,当然也有类似情况——但房价摆在这儿,买不买得起本身是个问题。

  而未来,深圳,商品房未来仅占4成。也就是说,只有70万套左右的商品房供应,年均不到4万套。

  图片 1

  二线城市多供地,是尊重人、吸引人创业创新的重要基础,更可以在超级城市争霸中占据主动

  西安也好,成都、武汉也好,后来一再打补丁的天津也罢,再便捷的落户程序,在个人互联网直接办理面前,显得不是一个时代。

  说了半天,杠杆游戏觉得,如果你是真的尊重人,希望“抢人”获得最大成效,那就多供地吧。

  深圳明显最少,但他可以傲娇。

  首先,杠杆游戏先做一个总量和结构分析。170万套,2018年开始,到2035年,总计18年,年均接近10万套。

  我国人多,城市化尚未结束,货币那么多,房价不贵是不可能的。只是平衡一下也是需要的,否则大家账面上资产那么高,却没有创造出更多可以全球赚钱的东西,这也不是大国、强国啊?

  如今大家都“抢人”,连北京这么强大了,此前都出政策《关于率先行动改革优化营商环境实施方案》,其中最吸引眼球的是,北京未来五年建住房超150万套,优秀人才拟可落户。

  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就不说了,超级地位已经形成。未来的新超级城市,怎么供地、怎么建设,决定城市体量。

  杠杆游戏一直举得,我国这么大,超级城市争霸在我国实际是体量之争。于此,更要多供地,才能做大城市体量。

  如果说一些二线城市以前房价很有吸引力,如今不少也不再便宜。同时,创造就业岗位的能力,始终是经济规律,不是嘴炮可以创造的。于是,反映到常住人口上,如下图1:

  可是各位杆友想过没有,这好歹是统计部门抽样调研的结果,也没有太多利益和博取眼球的必要。而我们每天看到的那些各种机构、企业发布的人才吸引力、热力数据……鬼知道他怎么来的?其次他缺陷也很多。

  如一些城市的逻辑,买了房也就容易定居、就业、创业,那么供给较多的城市,往往也就可以获得更多的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