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半数企业有问题,大气十条治霾成效如何

摘要:2017年是大气十条第一阶段目标的收官之年。目标之一是,京津冀区域PM2.5浓度比2012年下降25%。
近几年来,京津冀空气质量有所好转。然而,受2017年1、2月份重污染天气影响,京津冀及周边通道2+26城市上半年PM2.5不降反升。太原、石家庄等城市甚至上升30%以上…

图片 1
近5个月,环保部28个督查组共检查41928家企业单位,发现22832家企业单位存在环境违法违规问题,约占检查总数的54.5%。超半数企业被查出违法违规源于这场仍在进行的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督查行动——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26”城市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
环保部指出,其中,涉气“散乱污”企业最多,达7180家,而且违法问题突出,超4千家无污染治理设施,废气直排。
环保部3日表示,从9月1日开始,针对“2+26”城市将开展“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强化督查。因此,环保部与有关部委以及6省市政府一起出台了“1+6”方案,其中,《强化督查方案》提出,环保部28个督查组将采取独立督查方式,原则上不需地方各级环保部门陪同;《巡查方案》确定,环保部将派出由“正规军”组成的102个巡查工作组进驻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的“2+26”所有城市,开展为期4个月的日常化巡查。
同时,环保部将适时安排无人机开展执法检查。 4万余家企业超半数有问题
4月7日至8月31日,环保部派出的大气污染防治28个强化督查组已完成10轮次督查。环保部透露,过半数的问题企业中,涉气“散乱污”问题企业7180家,超标排放的67个,未安装污染治理设施的2480个,治污设施不正常运行的2016个,涉嫌自动监测弄虚作假的4个,挥发性有机物治理问题的3310个。
涉气“散乱污”企业违法生产问题突出。据环保部统计,7180家涉气“散乱污”企业违法生产问题,占前10个轮次检查发现环境问题总数的31.5%。其中,未列入当地“散乱污”企业清单内的有4132家,均无环保手续和污染治理设施,仍在违法生产,废气直排;列入当地“散乱污”企业清单内的3046家中,有466家企业未达到“两断三清”取缔标准,有554家企业仍在违法生产,133家企业临时停产躲避检查,11家企业恢复生产或有恢复生产迹象。
此外,近5个月的督查还发现,企业污染治理设施不完善、不正常运行问题较普遍。这类企业有4496家,占前10个轮次检查发现环境问题总数的19.7%。
问题企业占比较大的还有挥发性有机物治理问题,3310家企业属于这类企业,占前10个轮次检查发现环境问题总数的14.5%。环保部指出,这一类企业或缺乏治理设施或治理设施运行不规范。
秋冬季重点督查233项清单
环保部今天透露,自9月1日起,将针对“2+26”城市开展“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强化督查。
根据前期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情况及采暖期企业的生产方式、污染物排放特点和检查重点,按照《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要求,环保部梳理出“散乱污”企业及集群综合整治、燃煤小锅炉淘汰改造、清洁取暖及燃煤替代、工业类治理、工业类淘汰搬迁、重点行业排污许可证发放、挥发性有机物治理、工业企业扬尘治理、加油站整改、施工工地扬尘管理、错峰生产落实、重污染天气应急措施落实等12项重点任务和各城市“清单化”任务233项。
环保部表示,针对“2+26”城市开展的秋冬季行动将聚焦重点区域、重点行业。其中,“2+26”城市所辖所有县全部12项任务完成情况、各项减排措施的落实情况、任务清单外的涉气类突出问题以及其他大气污染综合治理任务是督查的重点。此外,环保部还会通过热点网格、高架源排放情况、“12369”环境举报热线等线索,调度督查组和“2+26”城市对存在问题的区域和行业进行“双向反馈式”督查。
环保部表示,督查期间,遇重污染天气,督查组将赴重点地区开展督查,重点检查各城市人民政府重污染天气应急措施落实情况。
28个督查组独立督查
9月1至2日,京津冀区域的个别城市特别是北京出现了重污染天气。这似乎也预示着秋冬季“2+26”城市大气污染的关键时刻已经来临。尽管从今年4月7日开始,环保部启动了为期一年的针对“2+26”城市的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并对污染企业进行了罕见的严打。但是,环保部认为,部分地区仍然存在压力传导不到位的现象,“尤其是少数县级及以下地方党委、政府及相关部门,对大气污染防治工作的重要性、艰巨性和紧迫性认识不足,治理工作进展缓慢。”环保部说,2017年上半年京津冀地区PM2.5平均浓度不降反升,同比上升了14.3%,大气污染防治形势非常严峻。
针对大气污染问题主要出现在秋冬季,环保部与北京等6省市政府联合的《强化督查方案》表示,将针对233项“清单”,逐个县、逐项任务对照任务清单进行督查,确保所有“清单化”“时限化”任务在本阶段督查完毕,督促整改完毕。
与往年不同,今年环保部格外强调“一厂一策”,即遇重污染天气,企业减排方案不再是千篇一律,而是针对企业各自特点进行减排。环保部表示,强化督查将按照重污染天气应急减排项目清单,检查工业企业是否制定和实施“一厂一策”的停产或限产应急减排方案和措施。
环保部强调,按照《攻坚方案》要求,严查工业企业环境违法行为,以及秋冬季大气污染防治工作不到位的情况。
按照环保部的安排,28个督查组的执法人员基本是抽调各省市的执法人员,即强化督查基本是由“地方军”来完成,而从9月15日开始的巡查则全部由“正规军”来进行。
据环保部介绍,9月15日至2018年1月4日,将派出102个巡查工作组进驻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的“2+26”所有城市,开展为期4个月的日常化巡查工作。环保部透露,102个巡查组完全由“正规军”组成,“环保部司局长带队,参与人员或为环保部机关或是直属单位。”
根据《巡查方案》,102个巡查组重点对其交办给各市及县市区政府的环境问题整改情况进行核查,并对前期已完成整改的问题适时开展“回头看”,以严防问题反弹。同时,巡查组还将对地方党委、政府及其有关部门环保不作为、慢作为,环保责任不落实的,提出进一步处理意见和建议报环保部领导,最终视情况决定是否启动量化问责。

  2017年是“大气十条”第一阶段目标的收官之年。目标之一是,京津冀区域PM2.5浓度比2012年下降25%。

  近几年来,京津冀空气质量有所好转。然而,受2017年1、2月份重污染天气影响,京津冀及周边通道“2+26”城市上半年PM2.5不降反升。太原、石家庄等城市甚至上升30%以上。

  2017年4月6日起,环保部从全国抽调5600名环境执法人员,对京津冀及周边传输通道“2+26”城市开展为期一年的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截至8月20日,强化督查现场检查企业共计40925家,发现存在各类环境问题企业22620个。未来三个月,环保部还将开展巡查,核查环境问题整改情况,“该问责问责。”

  宏观层面复杂,“治霾”之路阻力重重。9月3日,环保部对外公布,今年秋冬季的气温较高,湿度大,“与往年相比,今年重污染天气过程相对提前。”

  “大气十条”收官之年,治霾成效如何,在此一役。

  剑指雾霾

  2017年8月24日下午3点半,邯郸市环保局副局长王仲夏步履匆忙地出现在邯郸市环保局的会议室。

  “已经两天两夜没睡觉。”他面带倦意。这段时间,他正忙于大气污染源排放清单调查工作,好为下一步大气污染防治提供决策支撑。“这涉及几千、上万家企业,我调动了几十个技术骨干力量,昼夜没停。”

  8月24日,环保部、发改委、工信部等多部委及北京、天津、河北等省市共同印发《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方案要求,各省市于2017年9月底前向环保部报送“散乱污”企业清理整顿项目清单、无组织排放改造全口径清单、工业企业错峰停限产方案项目清单、大气污染源排放清单、重污染天气应急预案减排项目清单。

  时间紧迫。2017年是《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简称“大气十条”)第一阶段目标的收官之年。2013年9月,国务院正式出台“大气十条”,当时该计划被认为是我国有史以来最为严格的大气治理行动计划。

  该计划明确了奋斗目标:经过五年努力,全国空气质量总体改善,重污染天气较大幅度减少;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区域空气质量明显好转。力争再用五年或更长时间,逐步消除重污染天气,全国空气质量明显改善。

  其具体指标是,到2017年,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可吸入颗粒物(PM2.5)浓度比2012年下降10%以上,优良天数逐年提高;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区域细颗粒物浓度分别下降25%、20%、15%左右,其中北京市细颗粒物年均浓度控制在60微克/立方米左右。

  但中国人民大学首都发展与战略研究院2017年1月14日发布的《京津冀雾霾治理政策评估报告》指出,如果气象条件没有发生显著变化,即使是在周边区域同时减排的前提下,京津冀的大部分区域难以实现“大气十条”要求的浓度目标;如果周边区域不同时减排的话,几乎所有区域都难以实现“大气十条”要求的浓度目标。

  王仲夏说,按照“大气十条”,邯郸市到2017年PM2.5浓度需要下降30%。2013年,邯郸市PM2.5浓度为139微克/立方米。今年1-7月份,邯郸市PM2.5浓度86微克/立方米,比2013年下降38.1%。问题是,PM2.5浓度往往会在冬季反弹,因此,2017年邯郸市PM2.5浓度能否比2013年下降30%仍是未知数。

  而根据《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年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要求,2017年,邯郸市年度PM2.5浓度力争降至72微克/立方米。王仲夏直言,“任务非常艰巨。” 

  王仲夏告诉界面新闻,从邯郸市委到市政府,再到职能部门,“都在下大力、下决心,去采取一切措施,按照中央、国务院、上级的指示去推动工作。”有时,市长、市委书记出席的会议会开到夜里12点多。

  2017年,石家庄市对PM2.5浓度的要求是:比2016年下降20%左右。对此,石家庄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杨文斌认为,“有难度,而且不是一般的难度。”

  石家庄市环境预测预报中心主任李冬表示,今年1-2月,石家庄的气象条件非常不利,
PM2.5浓度同比上升70%,空气质量排名位居全国74个重点城市倒数第一。随着大气污染防治工作的推进,石家庄市环境空气质量也随之明显好转,4月开始,石家庄市年度空气质量排名已经脱离了全国倒数第一的窘境。但整体来看,2017年1-7月,石家庄PM2.5浓度同比仍上升了20%。

  在李冬看来,完成全年下降20%的目标困难太大,“相当于要先(在1-7月的基础上)降20%再降20%。”

  “今年为什么强化督查?因为空气污染水平不降反升。”唐山市环保部古冶区分局相关负责人王静(化名)说。

  据环保部数据,受2017年1、2月份重污染天气影响,京津冀及周边通道“2+26”城市上半年PM2.5平均浓度同比增长5.4%,2013年以来首次出现不降反升的情况。太原、石家庄等城市甚至上升30%以上。

  据环保部9月3日通报,经有关专家初步分析研判,今年秋冬季天气形势不容乐观,重污染天气过程相对提前。

  2017年初,环保部曾赴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山东、河南等有关省(市)开展2017年度第一季度空气质量专项督查。这轮专项督查结束仅20天后,环保部又启动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

  4月5日,时任环保部部长陈吉宁亲自参与了强化督查的部署。次日,环保部对外宣布,将从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抽调5600名环境执法人员,对京津冀及周边传输通道“2+26”城市开展为期一年的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4月7日,督查组成员全部入驻完毕
——从部署到行动仅用了三天。

  “2+26”城市是指北京、天津及河北省的石家庄、唐山、廊坊、保定、沧州、衡水、邢台、邯郸,山西省的太原、阳泉、长治、晋城,山东省的济南、淄博、济宁、德州、聊城、滨州、菏泽,河南省的郑州、开封、安阳、鹤壁、新乡、焦作、濮阳。

  陈吉宁在2017年1月的一场记者会上介绍,京津冀及周边的山西、山东、河南,国土面积占全国7.2%,消耗了全国33%的煤炭,单位面积排放强度是全国平均水平的4倍左右,涉气排放主要产品产量基本上占全国的30%到40%。

  “高污染、高能耗产业大量聚集,燃煤、燃油集中排放,快速增长的机动车,是这个地区大气污染的直接原因,也是改善的难点。”陈吉宁说。

  环保部对媒体的通报中称,该次督查为“环境保护有史以来,国家层面直接组织的最大规模行动”。

  环保部环境监察局局长田为勇在接受采访时说,这次行动从全国抽调了5600人。其中,有3000多人是来自京津冀地区的执法人员,剩下的近2000人从京津冀之外的省份抽调。这5600人将开展25个轮次的督查,每个轮次持续两周。

  公开资料显示,5600人相当于全国环境执法力量的十一分之一——全国各省市环境监察执法机构总人数,也不过6万余人。

  源头治霾:严打“散乱污”

  据环保部介绍,强化督查主要对7个方面进行督查,包括相关地方各级政府及有关部门落实大气污染防治任务情况,固定污染源环保设施运行及达标排放情况,“高架源”自动监测设施安装、联网及运行情况,“散乱污”企业排查、取缔情况,错峰生产企业停产、限产措施执行情况,涉挥发性有机污染物企业治理设施安装运行情况等。

  “散乱污”企业整治是此次强化督查的重点内容之一。所谓“散乱污”企业,大多数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和当地产业布局规划,污染物排放很难达标,有的甚至没有土地、环保、工商、质监等手续。根据督查组近日检查的情况,河北省、河南省部分地区仍存在“散乱污”企业整改取缔不彻底、虚报完成、进展缓慢的问题。

  环保部曾多次通报较为突出的“散乱污”企业集群。比如河北省石家庄市富村镇、高邑镇,有60多家小型铸造厂,这些铸造厂大多采用燃煤做为燃料,熔炼炉产生的废气未经脱硫除尘处理,直接排放。

  截至8月24日,仅邯郸一地所排查出的“散乱污”企业就有35029家,并且这一数字仍在不断更新中。对上述3万多家“散乱污”企业,邯郸市要求,关停取缔19966家、提升改造15031家、整合搬迁32家。

  督查组入驻某地后,地方政府会向其提供“散乱污”企业清单。督查组需要根据这份清单进行抽查,检查名单上的企业是否关停、整改情况如何,有时,督查组也会在检查过程中发现名单以外的“散乱污”企业。

  8月16日,沈阳市环保局大东分局环境监察大队副大队长贾巍在唐山市检查时发现,一家在地方政府提供的“散乱污”清单外的企业——唐山市立昌碳酸钙有限公司的一段式煤气发生炉未安装脱硫设施,两套除尘器未运行,未安装脱硫设施。

  贾巍表示,这意味着地方政府没有尽到排查责任,存在不作为现象。

  随着排查的深入,“散乱污”企业清单是不断更新的。一名来自河北省环保系统的工作人员表示,有的“散乱污”企业很小、很偏远,而环保部门人手有限,因此不可能把每个角落的“散乱污”企业都找到。“就跟咱在家里打扫卫生一样,总有些地方你发现不了。”

  “我们一直在发动社会,让大家都来排查。”邯郸市环保局工作人员冯涛告诉界面新闻,为了利于排查“散乱污”企业,邯郸市向社会公布了举报方式,并对举报者提供相应奖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