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口径迈入2万亿元,将联手干一件大事

调口径迈入2万亿元,将联手干一件大事

摘要:中国金融信息网讯(记者孙飞
吴燕婷)我国城市2万亿元俱乐部再添新成员。近期,广东省统计局发布修订数据,深圳2016年GDP超过2万亿元,成为第三个2万亿元城市。不少业界人士认为,在深圳创新规模效应带动、辐射下,广深科技创新走廊、粤港澳大湾区有望迎来广阔…

图片 1

    中国金融信息网讯(记者孙飞
吴燕婷)我国城市2万亿元“俱乐部”再添新成员。近期,广东省统计局发布修订数据,深圳2016年GDP超过2万亿元,成为第三个2万亿元城市。不少业界人士认为,在深圳创新“规模效应”带动、辐射下,广深科技创新走廊、粤港澳大湾区有望迎来广阔发展空间。

9月22日召开的广东省委常委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了《广深科技创新走廊规划》,勾勒出一条创新驱动发展的路线图——广深科技创新走廊,承载着改革开放近40年最优质的创新资源,是广东链接全球创新体系的门户。

    2万亿元“俱乐部”添新成员

从地缘角度管窥世界创新经济发展,不难发现:世界高科技发展呈现一个潮流级的“创新走廊”(高速公路)现象,即在一些国家创新比较活跃的城市,大批高科技公司沿着高速公路(或公路)集聚,将一大片区域串联成为“科技创新走廊”。如美国128号公路,一条环绕波士顿市区的高速公路,成就美国东海岸著名的科技创新走廊。

    近期,广东省统计局发布了根据新核算方法修订的统计数据,将研发支出未计入地区生产总值部分进行补充核算。修订后,2016年广东省GDP突破了8万亿元大关,深圳GDP达到20078.58亿元,相比修订前的19492.60亿元,增长585.98亿元,成为第三个GDP超2万亿元的城市。

这是继“粤港澳大湾区”之后,一个新词汇正在珠江三角洲被叫响,这就是“广深科技创新走廊”。这一概念强调:广州、深圳、东莞要切实担负起主体责任,把重点创新战略平台和创新节点一个一个建设起来。

    不少业界专家表示,将研发投入作为固定资本形成计入国内生产总值,是近年来各国经济核算改革的一个重要趋势。今年7月,《中国国民经济核算体系(2016)》已经国务院批准实施,为了体现科技创新和技术进步应有的经济价值,准确反映研发活动对地区经济的贡献,研发支出不再作为成本扣除而被纳入GDP。

图片 2

    对研发的重视,正不断促使中国企业追赶世界顶尖行列。华为发布的2016年度财报显示,华为当年研发投入达110亿美元,研发占比14.65%。而2016年苹果的研发投入为100亿美元,研发占比4.60%。

而在近期,有经济学家,又提出了“环深圳城市群”的概念,把香港、广州看做是“环深圳城市”。

    伴随着高强度的研发投入,以华为为代表的深圳企业正开启新一轮的“深圳速度”。五年间,华为销售收入从2012年的2202亿元,到2016年的5216亿元,增长近1.5倍。从开发黑皮肤自拍的传音手机,到一飞冲天的大疆无人机,再到可折叠的柔宇柔性显示屏……深圳全社会研发投入已由2010年的333亿元,增长到2016年的超过800亿元,占GDP比重提高至4.1%,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那么,“广深科技创新走廊”的规划,将给“粤港澳大湾区”带来什么影响?又将给珠江口的“城市格局”带来什么样影响呢?

    深圳市政府副秘书长王刚说,近年来深圳始终坚持把创新作为城市发展的主导战略,促进产学研协同创新,努力构建多个要素联动、多种主体协同的综合创新生态体系,走出了一条具有深圳特色的市场化创新之路。

看看下面这些文字的解说:

    广深科创走廊构建“中国硅谷”

第一,顶级城市的竞争,就是金融与科技创新的竞争。北京、上海、香港、深圳之所以位居中国城市的金字塔顶,就是因为紧紧抓住了其中一个或者两个要素。

    不止是深圳,一条创新之路正在珠江之畔徐徐展开。近期,《广深科技创新走廊规划》正式印发,提出到2050年建成国际一流的科技产业创新中心,成为全国创新发展重要一极。

比如北京,虽然缺乏要素市场(市场主要在上海、香港和深圳),但汇聚了全国最多的资金,再加上科技力量雄厚,所以竞争力非常强。而深圳的崛起,也是因为抓住了金融、科技这两个发力点。

    广深科技创新走廊坐落于粤港澳大湾区东侧,囊括广州、深圳、东莞三市,依托约180公里的高速公路、城轨等复合型交通要道,总覆盖面积达11836平方公里。

广州之所以被杭州、成都、天津、重庆追得气喘吁吁,有“滑出一线城市的趋势”,就是因为没有在金融和科技上有大的作为。

    这里聚集了华为、腾讯、华大基因、广汽、广药等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龙头企业。统计显示,广州、深圳、东莞三市高新技术企业占珠三角总数的78%。此外,三地新型研发机构占珠三角60%,科技企业孵化器占比76%,本科院校重点学科占比90%。

第二,金融中心是国家权力干预出来的,是顶层设计和历史形成的,有超稳定性,很难改变。

    广东省社科院区域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再齐说,珠三角国家自贸区和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都涉及城市群,城市之间的融合发展是难点。“从广州、深圳和东莞三座城市入手,可以让核心更加聚焦,要素更加聚集,机制更加顺畅,为更多城市之间的深度融合积累经验。”

目前中国金融中心的格局已经确定,就连北京想增加自己的权重,也只能抢走新三板,很难再有新的蛋糕。未来新三板会不会去雄安新区,尚有待观察。其他城市想在金融上突破,非常困难。所以,城市竞争的核心将在科技、人才方面。

    湾区经济迎来广阔空间

如果你看懂了这一点,就会知道“广深科技创新走廊”的规划,是广东省一招深谋远虑的大棋。

    来自创新主轴的技术、资本、人才等要素溢出,正将粤港澳大湾区打造成一个紧密联系、有机协同的经济体。

第一,通过科技走廊的规划,给深圳这个科技龙头更大的发展空间和腹地;

    在深汕特别合作区从事机柜、机箱等生产的瑞祺科技产业园董事长岳勇华对未来信心满满。他说,企业在深圳经营十几年,年产值过亿元,在产业共建政策推动下落户深汕特别合作区,在今年年初完成了生产环节从深圳至合作区的搬迁,并已于5月投产,“今年销售额预计增加30%-40%”。

第二,把深圳装不下的东西,通过走廊引向东莞、中山、佛山等城市,甚至引向广州;(这个规划的提出,跟“深汕合作区”机制调整有异曲同工之妙)

    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理事长刘遵义认为,从国际湾区经济经验来看,商品服务、人员、资金、信息的流通是非常重要的,珠三角相关城市与港澳之间仍要在这些方面进行努力,减少成本,提高经济效率。

第三,在科技创新方面,用深圳激活广州;

    美好蓝图之下,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正激发起企业家们的热情。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提出打造全球区域创新中心、“中国硅谷”的摇篮,倡设粤港澳科技湾区常态化合作机制。

第四,国家“科技十三五规划”里,提出把北京、上海建设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无论是广东,还是深圳均未获得这个“顶级头衔”,但广东需要有自己的规划,不能掉队。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